克孜勒苏柯尔克孜 【切换城市】

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租客惠,惠生活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9月08日 15:21

《三十而已》剧中的王漫妮回老家了,从繁华都市到幽静小镇,她看起来适应的很快。换上休闲的衣服,插着口袋悠闲的漫步在街上,随和亲切的跟镇上的亲朋好友打招呼,吃着爸妈做的可口饭菜……


但是当她在小镇的咖啡馆尝了一杯咖啡以后,她的不适开始显现了。在她的味觉里,小镇的这家咖啡像速溶,没有上海的好喝,于是生活在小镇的各种不习惯,纷涌而来。为什么家乡的熟悉感,还比不过一杯咖啡的滋味?

这个小细节也折射了当下年轻人的一种生活态度,除了衣食住行,吃喝玩乐也是生活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高品质的生活才是他们追求的重点。家乡的熟悉味道是珍贵的,同时异地的美食也是别具风味的。身在异乡的人们打拼之余也需要寻觅新的美食与慰藉,丰盛有趣的吃喝玩乐是白领们精致生活的刚需。

大城市高昂的消费和生活成本给了年轻人沉重的压力,但同时,繁华都市丰富的吃喝玩乐也深深吸引着人们。年轻人需要在丰富的消费体验和精简的日常开支中平衡。

租客网的租客群体绝大多数都是这样在异地打拼的年轻人,所以租客网正是基于对租客的了解,创设了“租客惠”这一板块,专门针对租客们的吃喝玩乐需求,优化了服务。租客惠专注于为租客提供高品质生活服务,内容覆盖咖啡厅、餐厅、健身房等项目,贴近租客生活,为租客提供更多选择内容和折扣消费。

租客惠是连接商家和消费者的优惠买单平台,与各大住宅、办公、商业区的周边商铺合作,既帮助商家拓展精准客源,也为消费者提供了便捷服务。

在这个以“社交性”和“互动性”为主导的新兴市场,租客惠不断完善和巩固租客生态圈的建立与牢固。所以租客惠区别于其他的“优惠买单、团购”网站,不收取商家的入驻费用,不需要商家前期投入巨额成本,解决商家在经营初期成本投入过大、见效慢、资金回流慢等问题。


商家减少了宣传投入成本,在给消费者的优惠折扣方面力度更大。在这里租客们可以找到附近品质好店的海量代金券,还可获得丰厚返利,包含丰富的平台补贴。如果消费会员利用租客惠进行消费,那就无需提前预定或消费指定产品,并且不限次数,支付次数越多优惠幅度更大。

早晨上班倦意多,哪家的咖啡更容易点亮你的元气?周末想放松精神,锻炼身体,哪家健身房设施完备环境更好?下班聚散选哪里才好吃又有趣?当然对于大家来说最重要的还是怎样经济实惠的享受生活。租客惠为你集成全套服务。

漂泊在外的你们,熟悉和恋上一个地方的最快方式就是吃喝玩乐了吧~努力奋斗的同时也要给自己放松和愉悦的休憩,劳逸结合。租客网为你“安家”,租客惠助你“享家”。


关键字:

相关推荐

B站的烦恼:如何平衡“破圈”与“破壁”?

本篇文章4079字,读完约11分钟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红刊财经”(ID:hkcj2016),作者红刊社,36氪经授权发布。记者|张哲编辑|李壮5月4日前夜,一条献礼青年节的《后浪》视频登上了各大社交媒体平台的“头条”,作为这条视频出品方的哔哩哔哩(BILI.O)次日即收涨5.53%,在此后连续5个交易日内,哔哩哔哩累计上涨15.35%。一时间,《后浪》的成功被视为B站“出圈”的象征,二级市场似乎也为这个逻辑买账。B站正加速破圈,也在加速商业化。在这个过程中B站经历了老用户与资本方的利益纠纷,也经历了圈层价值冲突与暴戾弹幕的袭击。聚集着年轻一代的B站承载了“中国的未来”,而B站的未来在哪里,则取决于其如何把握“破圈”与“破壁”的平衡。《后浪》刷屏,但成功营销≠成功“出圈”从《后浪》视频在各大社交媒体平台刷屏,到自媒体纷纷为视频里的独白“纠偏”,再到《前浪》、《非浪》、《别浪》等反讽式仿版视频的流传,《后浪》作为一场品牌营销无疑是成功的,其效果甚至远超哔哩哔哩自己的预期。有业内评论称,这次营销让B站成功出圈,收获了一批70、80后新用户。但实际上,《后浪》的成功只是让B站的年轻化标签实现了一次大范围的传播,还远未达到出圈效果。虽然近年来B站一直在多元化的道路上试探,其内容主题从早期的动漫、鬼畜、番剧逐渐拓宽到美妆、知识、吃播、搞笑视频,又新增了直播和电竞业务,但目前B站的业务仍以服务Z世代(1995年至2009年间出生的年轻人)为主,70及80后并非B站的目标用户群。对此,上善若水资产董事长侯安扬向《红周刊》记者分析称,“《后浪》这则广告背后能够看出B站的野心,即把哔哩哔哩做成一款大众化的产品,每个人都能在这个平台上找到自己感兴趣的视频内容。只不过这次的推广更多只是让一些此前不知晓B站的人了解到了这个平台,他们可能也会下载,但是用户留存率不会很高,毕竟以B站目前的运营风格来看,高龄用户很难找到与自身兴趣相匹配的内容。B站通过《后浪》做到了‘名声’的出圈,下一步要做的就是继续深耕多元化,以保证各种风格的用户留存。但同时还不能丧失其独特风格,这对B站来说并非易事。”不过在兰慕资产风险控制官周密看来,如果把B站变成一个泯然众人的大直播平台是非常危险的,因为PUGC、UP主们和Z世代是B站运营以来的核心特色,也是其未来发展几十年的核心根基。周密告诉《红周刊》记者,B站维系用户黏性的纽带有三条,克制商业化、维护社区文化和多元内容。若急于商业化、打破社区文化的稳定,对其维系用户黏性是极为不利的。“互联网公司商业化的常规模式是广告、会员收入和抽佣,前两者会影响用户体验,第三者会影响内容生产者体验。哔哩哔哩长期以来都没有大规模商业化,依靠游戏代理收入坚持了多年。虽然亏损严重,但长期以往给用户留下了美誉。近两年,公司逐步放开商业化,但依然很克制,广告还是很少,没有会员也能观看绝大多数内容,这与其他视频平台存在天壤之别。B站在UP主的充电、硬币、直播分成也是业内最少的,甚至自己还会出一部分补贴作为激励计划,虽然不能给UP主们提供很可观的收入,但不至于招致他们不满,UP主在B站更看重的是优质流量。”周密介绍道。不失情怀的货币化?B站“站队”老用户既然要商业化,就难免遭遇资本方与用户之间的“利益纠纷”。不过对于以Z世代核心用户及UP主为核心根基的B站而言,维护用户可能比“恰饭”更重要。《红周刊》记者了解到,在哔哩哔哩4月初与聚划算合作推出的心动挑战混剪大赛中,由于存在榜单评选赛制不透明的问题引发了B站老用户的不满。一位B站老用户向记者表示,由于B站在这次大赛前期存在明显刷票现象,其提榜的视频内容质量明显欠佳,而且B站有很多同人圈老用户与该视频主角的艺人团队发生过较激烈的冲突,这直接导致很多老用户强烈抗议赛制不透明后扬言弃站。“B站要与资本方合作,要实现商业化破圈很正常,但这种混剪大赛本来是激励up主和老用户的圈层文化,如今却由于引进了资本的力量让比赛变了味,这很难不让人质疑B站是不是忘了自己的初心?”在这场“利益纠纷”中,B站很快选择“站队”老用户——其在哔哩哔哩APP中公开承认“当前活动赛制设计确实存在缺陷,导致活动出现投票播放倒挂,活动优质稿件难以展示等问题,严重影响了用户体验,也违背了我们举办活动的初衷”,并更改赛制、下架了相关视频。而B站在4月28日公布的比赛结果中,也确实没有与涉事艺人相关的主题视频入选。在B站的致歉声明下,一条高赞评论道出了B站用户的心声:“小破站(B站别称)要(营造)最好的ACG氛围、最好的up创作;拒绝饭圈化;恰饭可以,烂钱不行。”对此,侯安扬指出,当这种利益纠纷已经发生的时候,哔哩哔哩只能选择老用户。“B站特殊的社区生态本来就是围绕老用户群体建立的,任何平台都不得不在多元化和商业化的过程中面临用户流失的难题,对B站这种用户圈层十分独特的平台而言,控制用户流失更是高难度动作。所以当‘取舍’摆到台面上来的时候,B站只有稳住老用户才能稳住自己的核心根基。"安澜资本高管陈达则向《红周刊》记者表示,资本与用户之间的纷争在互联网时代很常见,而平台需要做的是为用户提供一个可以公平“开撕”的规则框架。“UGC或者PUGC平台都存在利益纠纷的问题,像在斗鱼等平台也存在大V撕大V、大V撕平台的现象,这是商业化必然面对的。所以创建一个良性的竞争机制和嘉奖机制至关重要,一个包容、开放、透明的平台,一个允许在规则框架范围内‘开撕’的平台,老用户最后是不会离开的。”尽管B站在此次“弃站危机”中稳住了老用户,但如何在未来的商业化道路上做到“不失情怀的货币化”,仍是待解的难题。“B站特有的UP主与内容消费用户的良性互动社区生态很好地做到了维系用户黏性,但光有黏性还不够,还要创造出‘主动积极的黏性(proactivestickiness)’。以爱奇艺为例,爱奇艺很多独家内容的黏性往往是被动式的,平台永远要烧钱请大牌、做爆款,而用户需要做的只是被动刷剧。当平台的爆款不够或者隔壁平台爆款更多的时候,平台就失去了用户黏性。而B站需要的是‘主动积极的黏性’,也就是通过反馈机制和激励机制的双重建立(诸如Youtube那样的广告收益分发机制),来满足up主分享、表演、出名、赚钱的基本诉求。显然目前B站对于这种激励机制做得还不够。”陈达补充道。破圈与“破壁”的平衡在过去,常年亏损的B站一直“靠爱发电”维持运营以服务核心用户;而未来,B站走向商业化与多元化的过程中,可能主要靠老用户“靠爱发电”来维护B站的核心壁垒。因此在加速破圈的过程中,哔哩哔哩将面临的最大难题就是如何做到破圈而不“破壁”,在新业务和老用户中找到平衡点。一位B站资深用户告诉《红周刊》记者,他早期使用B站主要浏览的是动漫、鬼畜及日本广播剧类的视频,那时候的B站还是一个二次元小众平台。近年来,B站的内容风格从二次元文化发展到三次元文化,再到现在基本变成一个全品类的视频网站,运营风格和用户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在B站关注了四五百个up主,除了之前因为版权纠纷导致部分up主流失以外,这些up主都在维持日常更新。不管B站因为多元化和商业化发生多大的改变,只要我关注的up主还在更新内容,我就会继续使用B站。”在很多B站老用户看来,圈层文化、优质互动已经成为维系B站与老用户之间感情的重要纽带。2017年,B站通过打造“UP主计划”开启了“去二次元化”战略,内容运营的多元化为B站吸引了大量的新增流量,这在B站去年的业绩报告中有明显的体现。财报显示,哔哩哔哩2019Q4的MAU达到1.3亿,同比增长40%。2019年,B站又开始在多元业务上发力,签约直播网红冯提莫并开拓了电竞直播等业务之后,直播业务收入同比剧增,甚至有超越游戏成为B站第一大业务的趋势。哔哩哔哩2019Q4直播收入5.7亿,同比增长183%,环比增长26%,占营业收入的比重高达28.7%,已经是除游戏外的第二大业务;而游戏业务的收入为8.7亿,同比增速只有22%,环比下滑7个百分点,占营业收入的比重约为43%。虽然直播业务的收入占比日渐起色,但对于B站来说,该业务很可能是一把双刃剑,在带来大量流量的同时,也会在不同层面伤害着公司本身、股东利益、中小UP主和忠诚用户们。周密认为,直播业务战略的发展对B站而言存在三重潜在风险。从财务角度来看,直播业务将显著增大成本压力,有可能拖累刚有起色的盈利水平,导致股价重回低迷时期;从UP主们和核心用户圈层的角度来看,大直播战略容易影响到他们的切身利益和体验,有黏性下降的风险;从商业模式角度来看,直播领域不是一个好的构建竞争壁垒的延展选择,对公司定位也有负面影响。“B站在加速破圈,也在加速商业化,但外界也有多只‘豺狼虎豹’在窥视B站的优质UP主和用户。只是成长必然会迎来阵痛,内容多元化后用户群体日益复杂,相互之间的价值观冲突有加剧之势,暴戾的弹幕逐渐增多,UP主之间互相攻击的现象也在增长,加速商业化自然也会影响用户体验,再加上破圈引起的竞争对手恐慌性攻击,B站的用户黏性是受到了一些损害的,这需要管理层更加谨慎明智的对待,尽量在破圈、商业化和维护用户黏性之间寻找平衡点。”周密进一步分析道。

2020年05月11日 11:47

租客网:愿美梦可以治愈你的难过,愿快乐的租房生活可以圆你的美梦!

租客大时代下,租赁成为日常,生活的一地鸡毛,是租客演绎出的人生百态。酸甜苦辣咸里,肯定有一个你【酸咸】“租的房子太老,电器是易坏体质,水压不稳常常洗不了热水澡;合租室友爱抠脚,卫生不愿打扫,作息总合不上拍,我只能常常顶着大熊猫一样的黑眼圈去上班”【温暖】“某天我在深夜一边吃着泡面一边改着方案,突然停电,周围一片黑暗,我吓得不知所措,只好打电话给房东询问情况,没想到房东大妈一点没脾气,立马带人过来检查线路,走的时候还递给我一把锁,让我多锁一道门,怕我一个女孩子在老小区不安全,那天晚上我一边吃着剩下的泡面一边哭了好久。”【小确幸】“合租的室友恋爱了,要搬出去和男朋友一起住,临走的时候请我吃了一顿火锅,说感谢我合租以来对她的照顾,之后我一直看着她结婚生子,我从来没想过我会在合租期间有幸参与一个女孩子的一生”【苦涩】“因为房东突然卖房,只能被迫在深夜找房搬家,一个人拎着大包小包在马路上拦车,零下几十度的冬天,我搬进新家已经是凌晨三点,害怕被合租的室友投诉扰民,只敢靠着行李袋睡了一夜”【回甘】“我遇到的大部分房东,租房前说的挺好,搬进去下月立马涨房租。还好现在碰到了一个不错的房东,5年没涨过我租金。”人间不值得,人生值得十年前你说生如夏花般绚烂,十年后你说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租客们的百味人生,是愿所有的后会有期,都是它日的别来无恙。生活虽是一地鸡毛,但我们仍要高歌前进!在短视频横行的时代,所有人都是主角,不必彷徨,有缺憾才是真实的人生,租客网用短视频为租客发声,租囧生活大爆炸,真实阐述租客百味人生,让世界倾听租客心声!租客网——“好生活,租着过”租客网颠覆传统租赁行业的运营模式,为广大租客提供了海量的真实房源信息和专业舒心的一站式租房服务,并以平台资源整合为优势,首次打造“免押金、免中介费”房屋租赁时代,打造出中国最大房屋租赁平台房子是租来的,但生活不是,愿你历经山河,仍觉人生值得

2020年04月27日 10:38

36氪独家 | 滴滴之后,曹操出行也要测试无人驾驶网约车了

文/杨林邱晓芬36氪获悉,吉利汽车旗下的曹操出行将在今年下半年测试无人驾驶网约车服务,牵头人是曹操出行CTO。目前,曹操出行方面正在推行对吉利“几何A”自动驾驶车辆的改装,上个月已经启动测试。据曹操出行内部人士透露,曹操自动驾驶项目接下来的计划包括:今年第二季度完成自动驾驶路测牌照的申请,并完成至少两辆曹操自动驾驶车的常态化路测。到今年下半年,自动驾驶车队的数量将扩大到10辆左右,并且接入曹操出行APP。上述内部人士称,曹操自动驾驶具面向公众试乘则可能要到明年,因为这涉及到扩展车队规模,“两年后杭州亚运会期间,计划运行范围覆盖杭州主要区域”。针对上述内容,曹操方面未予回应。曹操是继滴滴之后,又一个探索无人驾驶网约车的出行企业,这也代表了出行公司对未来的重要预期。但现实是,“测试”距离正式上路,乃至能接单,还有相当漫长的道路要走。对比滴滴的自动驾驶探索之路来看,它去年9月的上海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是在非公共性的封闭式轨道上演示了自动网约车如何驾驶。还值得注意的是,滴滴的自动网约车配备人类驾驶员。这意味着滴滴所谓的L4级别自动驾驶车辆依旧仍处于“路测”阶段——根据我国自动驾驶车辆路测的规定,路测不仅要在指定区域测试,同时还需要指定测试驾驶人负责测试并在出现紧急情况时接管车辆,且对测试驾驶人员有指定的要求——滴滴仅仅是从内部路测,转向“乘客体验”运营路测阶段而已。曹操要做自动驾驶网约车,这些规则也同样绕不开。事实上,这也不是曹操第一次尝试自动驾驶。早在2016年,曹操就曾宣布在海外测试一键呼叫自动驾驶专车接驾服务。曹操方面认为,使用自动驾驶汽车作为专车,取代人力,可以削减司机的运营与管理成本,能提升车辆运力,避免司机的刷单、犯罪、怠工等一系列负面问题。另一方面,由于车辆完全自动驾驶,在连接高精度地图数据,以及城市市政交通网络(如红绿灯)后,还能进一步优化派单机制,提升效率。出行公司切入自动驾驶,其实声势最大的还数滴滴和Uber。去年8月,滴滴出行宣布将旗下自动驾驶部门升级为独立公司,专注于自动驾驶研发、产品应用及相关业务拓展,新自动驾驶公司的CEO直接由滴滴出行CTO张博兼任。而滴滴的老牌竞争对手Uber负责开发无人驾驶技术的部门AdvanceTechnologyGroup(ATG),也在去年获得了软银愿景基金、丰田及电装共同投资的10亿美元资金,有了高达72.5亿美元的估值。一个明显趋势是,最近几年来,出行公司在经历了重运营的共享经济模式探索后,逐渐把目光对准智能感和科技化。它们在自动驾驶方面具有主机厂所不具备的优势——基于平台既有的数百万台网约车每日生成的数据量,他们能够在更短时间内拿到更多真实路测与交通数据。滴滴的张博也曾透露,为了高度配合自动驾驶技术的研发,团队在持续通过庞大的车队规模进行高精地图的采集与制作工作。在经过早些年出行市场的打拼后,滴滴和Uber等公司不断积累资金,这也让他们在自动驾驶的研发和试验中有了资本。而且,在网约车领域所积累的经验,也可以转化为企业对于安全运营的理解,进而落实在无人车的实际运维中。而曹操的独特优势正在于,背靠吉利和沃尔沃,不缺乏车辆和技术。曹操出行董事长刘金良此前在接受36氪采访时也表示,曹操正在与吉利、沃尔沃汽车合作,车企“专心致志研发自动驾驶的车辆,我们做好出行的软件平台、派单规则,将来他们研发之来的车我们能够在路上应用,提供无人驾驶的服务。”36氪了解到,此次曹操做自动驾驶探索,技术合作方为元戎启行。后者在深圳、北京都设有研发中心,覆盖硬件系统、高精度地图及定位、感知、规划与控制、基础架构、模拟系统、云平台等自动驾驶研发链。就在今年1月初,元戎启行发布了车规级计算平台解决方案DeepRoute-Tite,其目的是降低计算平台的成本和体积,同期,元戎启行还公布了自研的车载相机DeepRoute-Vision和用于同步传感器时空信息的同步控制器DeepRoute-Syntric。

2020年04月23日 17:07